乐投letou手机版

虽然没有开学江湖上依然流传着《黄冈密卷》的传说

Posted by admin

湖北武穴(黄冈下辖代管的一个县级市)最严管控:非疫情防控人员上街被抓的,一律送到市体育馆学习,然后完成初中三年级的《黄冈密卷》一张,成绩及格者可以放回家。

这则假新闻流传甚广,太多人信以为真,绝对是深谙互联网传播之道的一次成功的假新闻操作。

因为它描述的事件完全符合外界对这座城市的了解——《黄冈密卷》早已冲出圈层,成为黄冈这座大别山南麓鄂东城市的地标;同时基于很多人学生时代都经历过的被《黄冈密卷》支配的恐惧心理,在疫情期间化身为防止人们出门的“威慑武器”,合情合理。

在这次疫情中,《黄冈密卷》还因其“礼轻情意重”,完全具备了“礼品属性”,在网友眼中成为黄冈答谢外界帮助的桥梁:

郑爽团队向黄冈定点捐款捐物,网友呼呼黄冈市向其粉丝赠送《黄冈密卷》作为感谢;山东在“一省包一市”对口支援黄冈,网友又给出建议,等疫情结束,黄冈再送山东几车试卷,不知山东的学生们是该哭还是该笑;黄冈景区宣布为山东湖南医务人员终身免票的微博下,不少网友又提议,《黄冈密卷》也终身免费赠送吧。

其实山东是不必送的。要知道,山东也是教育大省,有“教辅界三巨头”之称的,除了《黄冈密卷》的主编王后雄,另外两个让我们同样“闻之色变”的名字——《志鸿优化》的任志鸿、《教材全解》的薛金星——都来自山东,两地实力可谓不相上下。

多年以后,当人们追忆最美好的学生时代,跃入脑海的画面除了隔壁班的女孩和窗外的蝉鸣,一定还有自己对着“三巨头”抓耳挠腮的窘态。

日前拼多多新消费研究院统计的“宅家十大热销商品”,教辅教材榜上有名;京东图书和当当网销量最高图书前十位里,教辅教材占据了大半壁江山。

很多读者进店后都选择直奔设在负一楼的教辅材料区。70多岁的赵大妈是首位结账出店的读者,她挑选了厚厚一摞教辅材料“。这些都是孩子需要的。”她说“,本来过完年后,孩子应该上三年级下学期了。可因为疫情影响,迟迟没有开学,所以孩子的父母就让我到书店买点参考书。”

第二则,近日,山东某地就教材配送业务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各大快递公司纷纷参与竞标。报道称:

中标的邮政快递事业部全体人员参与到这场紧急战斗中,从晚上18点一直到次日凌晨2点,经连续8个多小时的紧张奋战,针对不同类型学生的课程组合,终于完成2000多件不同组合包裹的分拣、封装工作,早上7点将邮件全部发出,早上8点开始配送。

知名电竞主播PDD在一次直播中提到往事:粉丝上课看我直播,手机被收了找我赔,我反手给他买了三套《黄冈密卷》,“一套不够,两套巩固”。PDD去年上《吐槽大会》时曾告诫年轻人,专职电竞是一条非常难走的路,除非确认自己是“百万分之一”的天才,否则还是回去刷教辅吧。算得上三观端正的电子竞技玩家了。

在这次疫情中,被教辅拯救的不仅是众多宅家深受熊孩子“折磨”的父母们,还有线下实体书店。已持续多年的实体书店倒闭潮之下,一些书店依靠出售教辅勉力维持,在这场疫情中,教辅教材更是成为雪上加霜中小书店珍贵的现金流来源。例如《第一财经》的一篇报道称,“营业额仅为以往一成,实体书店靠众筹、教辅、直播支撑”。

被冠以“黄冈”之名的教辅,除了《黄冈密卷》,还有我们非常熟悉的《黄冈小状元》。但奇特的是,二者都与曾经被称为“黄冈神话”的黄冈中学无关,只是召集了一群来自黄冈地区的一线教师和教育专家编写。

《黄冈小状元》由龙门书局出版,“小状元”系列是其“镇社之宝”之一,另一“宝”是同样能触发我们回忆开关的《三点一测》。成立于上世纪30年代的龙门书局被誉为教辅出版界“三架马车”之一,20世纪初又被评为“文教新六家”——除了龙门书局,还有陕西师大、广西师大、山西教育、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东北师大。

至于由新疆青少年出版社所出《黄冈密卷》的“真假”,黄冈中学早在十几年前就做出澄清:

《黄冈密卷》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试题也并非来自黄冈中学,学校现在在职的老师没有参与编写,学校的学生也不会去做《黄冈密卷》。

声明一出,许多人大呼上当,但此噱头经久不衰,或许可以印证黄冈曾经在教育界的声望和影响力。

黄冈中学有自己的教辅,但并不对外公开出版,只供内部使用。而《黄冈密卷》“背后的男人”王后雄,也是一位土生土长的黄冈人,也曾在黄冈本地中学任教,他对此回应称:“我所主编的黄冈系列教辅完全是黄冈教育方法、经验、理念的提炼和体现,并不是借用或滥用了“黄冈”这个品牌。”

王后雄堪称湖北教育界的传奇人物。上世纪80年代,化学专业的王后雄在黄冈下辖某县中学任教,以别具一格的教学方式带着班级在全县化学统考中名列第一,接着调入黄冈一中,因90年代出版的奥数教辅《高中化学竞赛基础教程》,以及21世纪初出版的《化学重难点手册》扬名全国。他曾被评为湖北省特级教师,当选湖北省第九届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2001年以来,王后雄一直在华中师范大学任教。在学校化学院官网上可以查到:王后雄目前身兼数职——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化学教育研究所所长、校考试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王后雄的商业头脑与其教研水平同样难得。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他担任1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5家公司的股东。

任志鸿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世纪天鸿于2017年登陆创业板;薛金星也成立了金星国际教育集团,共持股15家公司。

实际上,教辅不仅是书店的救星,也是出版界的香饽饽——纯文学、小众作品不好买,畅销书要“碰运气”,只有教辅是“刚需”。从历史中走来的新华书店,营收主要来源即为教辅。

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图书市场整体规模约为1800亿码洋,其中教育出版市场规模约为1100亿码洋,是图书出版市场中最大的门类。“全国近600家出版社中,90%的出版社出版教辅。在全国3万多个书店中,有近80%的书店经营教辅图书。”一位业内人士说。[1]

称霸90年代的“教辅三巨头”在新世纪迎来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将“三巨头”格局扭转为“四大天王”,这个新入局者就是让高考生们闻风丧胆的——曲一线年模拟》,圈内简称《五三》。

这句调侃在高三学生之间流传。2017年王俊凯在备战高考期间,就收到好友刘昊然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套《五三》。

2003非典那年,曲一线公司带着《五三》强势出道,以“将历年高考真题与日常教学知识点相结合”的思路,在位于北京亦庄的办公室里闯出新天地。

据曲一线公司官网显示,《五三》入选了“央视微博评选影响最深的九本书”——因为2014年“央视新闻”官微发起的“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的微调查中,《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位列第七名,排在《红楼梦》和《围城》之前。

官网还显示,曲一线公司在此次驰援湖北行动捐款170多万,也算是“《五三》给《黄冈密卷》加油”了。

在某种程度上,20世纪《五三》的崛起刚好踩在了“黄冈神话”没落的时间点上,这也是教育中心城市向东部沿海地区转移之时。

“2019中国百强中学排行”上,高居榜首的是位于武汉的华师一附中,湖北一共有4所学校上榜,黄冈中学不在其列。

黄冈中学从2015年起跌出100名之外,当年的“北四中(北京四中),南黄冈(黄冈中学)”传说不复存在,这所百年老校默默承受着媒体报道中“跌下神坛”的形容,很少对外发声。

当年,“黄冈神话”有三宝:奥赛、高考和教辅。80年代的黄冈中学走出了国内第一位国际奥赛奖牌获得者;1990年国际奥赛首次在中国举办,黄冈中学的王崧获得金牌,次年又摘一金。黄冈中学逐渐摸索出一条依靠奥赛成绩保送清华北大的的独特道路,“黄高9班”即这段历史的产物。这些获奖者的照片至今留在黄冈中学官网首页。

至于20世纪以来,种种因素交织,共同将黄冈中学“推下神坛”:新课改;因建新校区而高额举债,扩招导致非优质生源注入,从过去的“精英教育转向大众教育”;竞争激烈,本地顶尖生源被武汉的学校以优越条件挖走,黄冈的经济实力无法相抗衡,优质师资力量也因此流失;等等。前几年媒体做过大量报道。

“黄冈中学正处在一个休养生息的阶段。黄冈中学现在位置尴尬:名气很大,但总是遭遇到各种非议。我们好不容易这几年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想喘口气,静下心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直到2015年的黄冈教育工作会议,新上任的教育局长闻武斌在讲话中称“要重振黄冈教育雄风”,被媒体解读为“黄冈首提重振教育雄风”。

实际上,即便多年再没有出过状元,黄冈中学的高考成绩依然可圈可点。黄冈中学官网显示:2019年高考,一本率96.6%,985高校录取率38%,211高校录取率70%。对于一所位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学生占比60%的中学来说,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容易——2018年湖北省各市GDP排名,黄冈市总值第五,人均则排在16位,倒数第二。

3月18日,黄冈正式宣布疫情中“四类人员”清零。相信不久,坐落在黄州大道的黄梅戏大剧院内将再次奏响乐章,遗爱湖湿地公园会重新迎来携手的伴侣。

[2].《湖北黄冈中学跌下神坛 14年来仅出了1名省状元》来源:长江商报

[4].《教辅巨头沉浮录:中国的教辅行业到底为什么这么乱?》 来源:博雅浮生绘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