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2021高考作文:命题专家详解高考出题思路 预测未来教育风向标

Posted by admin

2021年全国高考拉开帷幕。每年高考,公众讨论最多的都是作文,语文考试结束后,高考作文随即冲上热搜。今年作文题目难吗?有什么新特点?记者就此请相关专家分析。

今年的作文命题有哪些特点?透露出怎样的教育“风向标”?邀请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专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张彬福、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等多位权威教育专家进行解读。

此外,2021年高考作文题共有8道,分别来自全国甲卷、全国乙卷、新高考Ⅰ卷、新高考Ⅱ卷,北京、上海、浙江、天津自主命制4道。与往年相比,今年的高考作文有哪些变化?体现出哪些价值特点?《光明日报》邀请各地特级教师等专家,第一时间作出点评。

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专家表示,今年的高考作文题紧扣时代主题,将党史学习教育、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发展目标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有机融入,传递立德树人、以文化人的价值理念。

高考作文命题往往是时代声音的回响。今年恰逢中国建党百年,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结合党史学习教育,站在特殊的时间节点思考青年人的责任与担当,成为突出主题。

如全国甲卷作文“可为与有为”,将青年的成长与未来发展置于当代中国特定的环境中;北京作文“论生逢其时”引导考生响应时代召唤、肩负时代使命;天津作文“纪念日”以富有意义的时间点为切口,让考生体味岁月的厚重、初心的可贵,激扬奋斗精神。

全面发展是另一个重点。新高考Ⅰ卷作文立足“体育之效”,启发考生思考体育“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锤炼意志”的重要价值;北京卷“这,才是成熟的模样”,也体现出全面育人的教育导向。

汪锋:在内卷和“躺平”的喧嚣之下,“可为与有为”的主题别有一番意味。这是一道传统的材料作文,对读者和文体没有限制,而且这些材料也是考生们耳熟能详的事件、歌曲、作品、烈士、榜样。这两年在语文教学中开始流行“大概念”,譬如:青春、责任、家国情怀等等。“大概念”教学能否落到实处,高考作文是一个巨大的试金石。

如果用平时练就的本领来扣住“可为”“有为”的关键,展示自己的思维能力,从而打动阅卷者,自然可以赢得高分。但毫无疑问,今年的阅卷者必须下大力气甄别宿构与套作,区分真思想与伪命题。“可为”之“可”落在何处?“有为”之“有”是相对于何者之“无”?“可为”与“有为”有什么关联?如何通过逻辑或者鲜活的实证来阐明?这些都是考生要认真思虑的。

如全国乙卷作文“‘弓矢的’的智慧启示”,通过形象生动的比喻,引导考生将“学习”作为一种责任、一种精神追求、一种生活方式;新高考Ⅱ卷作文“写人与做人”,以漫画形式和双关内容引导考生“有鉴别地对待、有扬弃地继承”传统文化,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管然荣:全国乙卷作文题命题肌理清晰,定位明确,以引言的方式从目标、意义、价值、基础、方法、路径等方面简明而又系统地揭示了“理想追求”这个话题的思考角度,及其知与行的关系,既有观点又有方法,内涵相当丰富,堪称精湛的人生格言。

该题融合三类“言说”情境,完成典型任务,思维含量高。情境包括“个人体验情境”“学科认知情境”和“社会生活情境”。该题让个人体验、社会生活与学科认知三类情境更为融合。这得益于“理想追求”这个话题的选择,考生能够在三个情境方面都具有极大发挥空间,驱动了考生在这些方面深层次思考。

此外,上海卷的“时间的沉淀”、浙江卷的“得与失:终点·起点·过程”,都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要求考生结合题目进行思维腾越和延展,从内心中凝聚力量,在思辨中形成观点。

教育部考试中心专家认为,语文命题紧扣时代主题,引导考生懂得初心使命,传承红色基因,坚定理想信念。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张彬福认为,今年高考恰逢“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如何认识国家走过的道路,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树立坚定的信念,承载担当与责任,是考生需认真思考和深刻认识的问题。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表示,“可为与有为”与“论生逢其时”的题目,明确提出青年在关键历史节点的责任担当,将重大命题、个人发展和国家前途命运相关联,引导青年人在宏大历史背景下思考人生规划。

多位专家提出,高考作文对学生的思辨能力要求越来越高,更为强调基本的逻辑与说理、论述能力,要求考生看待事物有联系发展的眼光。

今年的新高考I卷作文“体育之效,强弱之变”,注重考查考生的辩证思维能力;浙江作文“得与失:终点·起点·过程”,以多维视角引导考生在多重、多种关系中确立观点,形成正确的人生观。

汪锋:“完全人格,首在体育”。“觉醒”总是从认识自身开始,先是物理和生理的,然后延及精神。考生阅读的这一段具有辩证意味的材料时,思考当然不能仅仅限于体育。不过,更重要的是,不应该完全离开体育。材料作文的核心要求是“结合”,如果连材料的基本都不谈及,文章则无立足之处

材料作文的出彩之处在于“启示”,如果没有从体育发展生发出来的思想提升,则难以取得高分,不能脱颖而出。因此,考生如果懂得结合自身体验,并将之置于更广大的历史文化背景中去,作文的亮点并不难找。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今年全国乙卷,新高考I卷、Ⅱ卷以及浙江、天津、上海卷,都给予学生充分的思辨和表达空间,体现出对人生价值、事物发展的哲学思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认为,高考作文题目强调了对知识的灵活运用,“特别突出语境的作用,体现了新课标的精神。学生自主学习、自觉思考,在复杂情况下得到新的结论,这是我们希望实现的教育目标。”

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王大绩认为,考场作文要由原点出发,在生活的广阔空间中向外辐射,展示思想。作文备考要用“文题思维观”突破“文题常识观”;用“感悟生活法”取代“死背素材法”;用“完整创造论”更新“空想创造论”。写熟悉的生活,表达真情实感,才能写出既高度符合题意,又具有一定新意的优秀作文。

多位教育专家表示,观察近年作文命题的变化与考查重点,可以看出语文教育的重要趋势——直面现实关切。

高考也是教育的重要环节。张彬福认为,近年来高考作文题更加直面现实关切,引导教师、学生关注火热的时代和国家的最新发展。包括“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共和国,我为你拍照”“新时代新青年”等,都体现出了一以贯之的教育追求目标。把握时代脉动、关注社会时事的考生,才有可能获得优异成绩。

反对套路文章。从形式来看,高考作文题经历了命题作文、话题作文、材料作文、任务驱动型作文等变化。专家认为,这体现出命题空间的不断扩展,同时也是对“套路文”“宿构文”的限制。

专家表示,滥用排比“三板斧”、雷同事件、空言泛语,此类模板式作文往往并不可取。北京教科院语文特级教师连中国认为,情感丰沛、思考独特的高分作文,源于作者丰富的内心空间、真实的生命体验。

注重文化浸润。不少人注意到,以古观今、传统文化的主题在高考作文命题中频繁出现,如今年全国乙卷“‘弓矢的’的智慧启示”等,试题取材古代文化典籍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

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专家认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对培育民族精神、陶冶道德情操发挥了重要作用。语文试题取材古代文化典籍,旨在让考生体味、理解中国传统文化,感受文化经典的独特魅力。

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专家认为,如今年新高考Ⅱ卷作文“写人与做人”,引导考生在读图基础上体悟含义,从部分到整体、从形式到内涵,实现对考生阅读理解、信息整理、应用写作、辩证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等关键能力的综合考查。

熊丙奇认为,我国正在推进的高考命题改革,要求重点考查核心价值、学科素养、关键能力、必备知识。

专家普遍认为,高考作文透露对考生写作能力的考查重点,更长远地来看,语文能力的提升有赖于人文素养的积累,孕育于对阅读与思考的热爱,需要长期的浸润。

褚树荣:读漫画写作文,首先要整体把握漫画内容和寓意。漫画共有4幅图,是对两个问题的回答:一是人的成长过程要注意什么?那就是“藏而不露”“不偏不倚”“缓缓出头”,这既是书法之道,又是为人之道。二是人是如何成长的?人的成长犹如书法的历练,也是需要“描红”的:好的标榜、范式、规矩,指引着我们成长;人在成长过程中,是需要向好的榜样学习、模仿,不逾规矩。只抓住前三幅画面去写,也可以成文,甚至可以得高分,但严格来说,不算整体把握漫画的内容和寓意。

其次是“反映你的认识与评价、鉴别与取舍”。根据这条提示,考生应该有三类作文可写:一是写文艺短评,譬如说鉴赏评价漫画的表现之妙:把为人之道和书法之道巧妙地结合起来。二是写通常的论述文,即开头的引申观点,借题发挥。三是描述一个故事,表现内敛、中正、规矩而有实力的人生。

管然荣:“论生逢其时”题目紧扣时代脉搏,引导当代青年从自身出发,聚焦当下特定时代,引导青年学子思考个人在特定时代下应当如何走好人生路。该题兼顾新旧高考,平稳过渡衔接。命题形式与其近几年议论文“材料+命题”保持一致。在命题意旨上,注重贴近时代、贴近生活,注重培植家国情怀,注重将个人与时代、社会、家国联系起来思考。

“这,才是成熟的模样”延续了京卷近几年关注现实、关注生活、关注时代的命题风格,引导考生关注自身成长,尤其是青春生命的内在成长。题目中“成熟的模样”这一偏正短语的中心词是“模样”,“成熟”是笼统的修饰,需要转换为千姿百态的“成熟样貌”。因此,考生不能把“成熟的模样”简单等同于“成熟”来写,要给“抽象的成熟”赋予更多充满细节的、灵动的内容。故事要展现出成熟是如何得来的,尽量鲜活生动。题目中的“这”应体现文章主人公由青涩、懵懂、稚嫩到成熟的关键转折,这也是考生在作文中要精心构思、精细描写、精致呈现的中心事件。

沈国全:这个材料的关键词是“时间”“事物的价值”和“认识”。逻辑思辨的空间便是在这三个关键词之间展开。而且原材料用了一个“才能”的关联词,呈现为一种必要条件。

实际上,首先“事物的价值”本身就值得追问,事物有无终极价值,这个价值由谁认定,特别是用在时间的维度上,将来、后来的价值认定能否改变或者等同于先前、从前的价值判断?其次是“时间的沉淀”,这涉及认识价值的方式。基于价值的恒定,“时间”可能会改变或优化我们认识事物价值的能力、方法、途径,而且这种认识本身也有可能逐渐丰富、结构化。价值的“时间性”到底怎么看待?再次,“认识”是一种主观判断,随着时间的推移,认识受到社会环境变化的影响,是否会再次改变?所以材料说“有人认为不尽如此”。这个材料提醒我们在讨论与决策的时候,要更加谨慎地考虑命题、观点、意见等成立的前提条件和适用范围。

褚树荣:取舍由时,行藏在我,如何对待得失成败,这是最基本的人生态度。浙江卷继承了注重思辨的传统,你写得失是终点、是起点、是过程,只要言之成理,均无不可。

但是,与往年相比,今年思维的深度、思辨的难度显然提高了不少。如果细分起来,这个题目的立意可以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在厘清得与失的关系,第二个层次在得失是起点和终点之间打转,最高层次是论述得失是一个过程。视得失为终点,就缺少对未来的憧憬;视得失为起点,不免忽略了历史的经验;视得失为过程,既有对过往的省思,又有对当下的珍惜,更有对未来的梦想。

沈国全:天津卷思考的是“纪念日”的价值。命题者给出的理由是“它告诉我们怎样从昨天走到了今天”,“让日历上简单的数字成为岁月厚重的注脚”,以及“它也不断提醒着我们带着初心奔向前方”。如果再提炼,便是:可以帮助我们重温或反思走过的路;可以帮助我们认识某些特殊事件的历史价值;可以不断校正航向,不忘起点,不至于忘记为什么出发。

这个材料对于学生在时间轴的纵深上进行思考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一则需要对重大历史事件的深度关注与理解,二则需要站在很高的历史定位上对事件本身的意义进行重新思考与认识,三则需要学生根据自己掌握的材料在行文中将“纪念日”具体化。这些都对学生的阅读,特别是整本书的阅读与批判性思维提出了挑战。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